Ad1200

深化中阿渔业合作,让规则先行

 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,阿根廷海岸警卫队2月23日发表声明称,当地时间2月22日发现一艘中国渔船在阿海域内违规捕捞,在警告无果后“用机关枪和大炮射击”,并展开了近8个小时的追捕。最终在阿根廷外交部的要求下,警卫队停止追捕,中国渔船离开现场。目前没有中国船员伤亡的消息。

  阿根廷海警称,涉嫌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为“京远626”。阿方还发布了朝中国渔船开枪的照片和视频。

  然而,《环球时报》从相关渠道获悉,这艘名为“京远626”的中国渔船究竟是否越界尚不确定,中方还在就此同阿方核实,但阿方海警使用武器明显涉嫌“粗暴执法”和“防卫过当”。

  近年来,在南美海域作业的中国渔船数量猛增,但捕捞量持续下降,特别是在阿根廷附近海域,渔船密度不断加大,竞争日益激烈,由此造成的纠纷甚至冲突时见披露,阿近海海域风波难平。

  捕鱼为何跑那么远

  近年来,中国远洋捕捞人员多次遭遇人身和财产威胁,甚至人员伤亡。此类事件频发背后的现实是,中国渔业企业已身陷近海渔业资源日益枯竭、不得不到海外“开疆拓土”的窘境。

  河北省滦南县南堡村渔民抱怨说,“每次出海打回来的鱼都很少,个头也比不上一二十年前”“晒干了,只能做饲料”。

  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鸟类专家张正旺表示,调查发现,无节制的围填海后,渤海湾的许多鱼、虾、蟹和贝类等重要海洋经济生物的产卵场和索饵场被破坏,渔业资源延续困难。

  与此同时,渔业企业船队的捕捞能力在不断增强,这也加剧了过度捕捞。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海洋课题组的一份报告显示,目前中国渔业资源已进入严重衰退期。

  环境污染则是中国近海渔业资源锐减的另一个重要因素。环保部门调查发现,2006年以来,莱州湾主要河流入海断面水质多为劣五类,面积约占整个海湾面积的30%。

  相比之下,海外远洋如阿根廷近海海域等渔业资源则十分丰富。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区域划分,阿根廷领海位于南大西洋第41区,捕鱼地理条件得天独厚。捕鱼作业面积达100万平方公里,捕捞范围延伸至300~1000公里,并拥有4000公里长的海岸线,鱼类资源密集。如此丰富的渔业资源确实让中国渔民和渔业企业尝到了甜头,但中阿渔业纠纷事件也在增多。

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孙岩峰表示,中国渔业企业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就在阿近海海域从事捕鱼作业,近几年来,在这片海域捕捞的中国渔船数量剧增,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未办阿政府认可的捕捞证,由此频频引发纠纷甚至严重冲突。

  孙岩峰说,这种局面,中阿双方都有责任。阿政府在渔业捕捞证的办理上要求非常严格,对环保、基础设施等方面的门槛设置得很高,中国的大部分渔船达不到这些要求,于是形成“黑”在那片海域伺机捕捞的状况。要解决这一问题,需要中阿双方共同努力。

  明确界线 守住底线

  在此次中阿渔业纠纷事件中,中国渔船是否越界尚存争议。据《环球时报》报道,阿根廷并未向国际社会公布其领海基线,故而外界和渔船难以准确判断其专属经济区的边界线。

  山东大学海洋学院教授王亚民表示,各国都掌握有自己的领海基线数据,领海、专属经济区等都以这条线为基准划定,但有的政府对外公布了这条线上的基点数据,有的则没有。对于未公布领海基线的情况,王亚民说,远洋渔船一般只能以国际商业海图上所标注的参考线为准,“但这条参考线和真正的领海基线常存在细微偏差,这也成为不少摩擦和纠纷的根源”。

  据报道,此次“京远626”所处的地点并未越过阿根廷专属经济区的“商业参考线”,只是极其接近。

  孙岩峰表示,阿根廷有关部门在渔业管理上的表现存在矛盾:一方面,他们很想把阿根廷红虾、鳕鱼等拳头产品打入中国市场,赚取大量外汇;另一方面,对在其近海海域日渐增多的中国渔船又想控制其无序进入,因此表现出既强势又谨慎的态度。

  孙岩峰认为,中阿双方应妥善解决渔业争端。阿根廷方面应为中国渔船提供更多的捕捞证发放配额,并可通过提高税收的方式平衡收支;中国渔业企业则应摒弃“捞一网就跑”的侥幸心理,提高合法合规捕捞意识,不要越界。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谢文泽表示,在1月份举行的第二届中拉经贸合作论坛上,渔业合作已被明确列入未来的优先发展领域。双方应趁热打铁进一步磋商具体的合作机制,明确相关的法律法规,使未来的合作有章可循,共赢可期。

相关文章